青暮壹

啊啊……后篇也完结了呢,happy end吧……还是很心疼阿虎呢

原创小段子 刀

“秃驴…别渡我了…把我带回归去兮…我想睡在那里……”

“……施主睡吧,小僧一定会把你带回去的。”

“不用墓碑…种点兰花就好……咳咳咳…归去兮很美的……”

“阿弥陀佛,施主走好……”

……

“慢点走,等小僧去归去兮陪你……”

摸底考时想到的一句话:
醒于暗香里
长眠归去兮

emmmm好像不虐啊

竹马竹马那些事Ⅰ

     众所周知,暗香有个小师弟。而那个小师弟呢,又特别怕疼,所以说每次出任务,师姐们都会特意叮嘱他:“注意别受伤,受伤了赶紧跑,完不成任务也无所谓,师姐们替你(伤了我师弟的人一刀杀了怎么够)杀了他。”

    每到这时,暗香的小师弟就会特别乖巧地点点头,答应下来。暗香,是行走在灰色地带的人,武功高强,旁人很难伤到她们,基本不会受伤。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终于有一次,暗香小师弟在刺杀一个有虐杀癖的富豪时,被那富豪用随身藏着的匕首划了一道血痕在手臂上。

    虽说只是一道血痕罢了,既不碍事也不会留下什么伤疤。但……那也是很疼的啊!暗香咬着牙完成了任务,抽出藏在腰间的绷带简单包扎好伤口,擦去额上因为疼痛流下的汗,抱着胳膊跌跌撞撞往街上走。

    夜幕已深,街上空荡荡的,见不到一丝人影。

    “这个时候去云梦估计也没人吧,为什么云梦不能开个医馆在这边啊!好痛!”暗香苦恼地把玩着发尾,却不小心碰到了伤口,他四处看了看发现只有街角的点香阁还亮着灯光,“点香阁……师姐们说不能去那里的,可是没有客栈了啊。”

    “话说回来,那家伙是不是最近也在金陵来着……”刚准备去点香阁的暗香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往金鸣寺的方向跑去。

    众所周知,暗香有个小师弟,却不知道他有一个竹马竹马,和他同年拜入师门。不过小师弟拜入暗香门派,而他的竹马竹马却拜入了少林门派。

    暗香和少林两个门派的关系一直很恶劣,一个是秃驴一个是妖女的。所以两人也不好直接见面,十几年都是以书信来往。

    师姐们曾经也用这件事打趣过她们的小师弟:“呀,我们的乖宝是不是有小青梅啊,这都十几年了书信也没有断过。”

    “是啊是啊,小师弟藏的可严实了,一点也不让师姐们知道啊,师姐我可是伤心了。”

    “就是!师兄~好师兄~给师妹看看信好不好~”

    “这可不行啊,师姐今天不还想要研究新妆面吗,师弟我给你们做模特怎么样?下次出去我给师妹带点心回来好不好?”

   暗香笑着把话题带歪,心里却在滴血:死和尚,为了隐瞒你的存在,老子又要被折腾了。师姐师妹手下留情……
    

人设!新审上任,还请多关照!

真的哭死,新一集剧场版……心疼死白子

笑对阴天语c群宣

#高亮#笑对阴天语c#群宣#
    明治时代,随着文明开化及迅速西化,使得日本进入前所未有的改革期。无法接受这种变化的人、及对於新政府有所不满的人因此犯下罪过。而囚禁这些罪犯的地方,便是位於日本最大湖˙琵琶湖湖心的巨树监狱!以作为摆渡人,代代供奉大蛇的昙天神社三兄弟为中心,各式各样的现实与未解之谜交错,潇洒奢华的故事终于揭开序幕。

    又是一个三百年,滋贺县再次被阴云所笼罩。明明是让人不安的天气,却因为三个人而让人心安。他们是——阴家三兄弟。

    小小的神社守护着一方百姓,这所神社中,隐藏着许多的秘密。白发紫眸的食客,被叫做半吊水的少女,毫无人气的老师,以及……

    在那笑容之下,背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突然出现的黑发拜访者,带来了神秘的消息:大蛇的容器。听命于政府部门的豺,也在寻找着大蛇的容器。那容器……究竟是什么?

    我们一定要找到大蛇的容器,然后——保护他/消灭他!阴家长男/豺的队长,这番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誓言隐藏了什么。为什么在角落中,却又传来了轻笑声?

    我们要在阴天之下,尽情欢笑—

   现在需要天火一只,原本的天火叛变成小太郎了,顺便求壹助壹雨的爸爸!儿子们等你来呢!

可怜的轮回基佬团

周江周
最近轮回里弥漫着一股低气压。这股低气压的源头来自于他们可亲可爱的队长周泽楷。

“你说队长最近怎么了,天天低气压的,背后都可以看到乌云滚滚了。”训练之余,轮回几个主力躲在豪华的轮回休息室里,吐槽着。
  “不知道啊,是不是恋爱了?江副队最近不是被家里拉去相亲了吗,难不成队长吃醋了!”吴启一拍桌子,兴奋的看着旁边的杜明,“你说是不是?”

  “有可能,他们天天早上一起锻炼啊,有时候队长起不来副队也会带着队长爱吃的早餐回来,但副队这两周没在,你看看队长,训练对战都比原来凶残。”杜明听到这个话题,把手上的杯子放到一边,拉起吴启就开始大吐苦水,“你是不知道,副队刚走那天队长把全明星上我输给唐柔那件事搬出来,打了我一遍又一遍,那都多久之前的了,难道这还不是在泄愤!”

  坐在他们对面的方明华转着手上的钻戒听着他们吐槽笑而不语。

  这时,休息室的门被撞开了,孙翔一脸苦闷地走了进来,瘫倒在沙发上。
“孙翔,被收拾了吧哈哈哈就知道会这样。”杜明窜到孙翔旁边递给他一瓶六个核桃,“算我请你的哈。”

“杜明你大爷!”休息室里爆发出一声怒吼,又开始了每日一次的追逐。

  然而被队员们议论的队长周泽楷现在在干嘛呢?嗯……他正在给江波涛打电话。

  “江,做什么?”周泽楷站在窗边看着俱乐部楼下的行车,神情有些不开心。

  “小周,我在收拾行李,我明日就回去了,还给你买了点特产。”电话对面的江波涛夹着电话,整理着衣服放到行李箱里。

  “相亲?”听到江波涛说明天回来,周泽楷的心情好了许多。
 
  “你是说相亲?没有,我和家里出柜了他们就没有安排了。”江波涛停下手里的活,手插兜靠在墙上。

  “出柜?”周泽楷走回座位坐下,打开了桌子下的抽屉,摸着里面的小盒子。

“家里人接受了。不用担心。”与此同时,江波涛也将一个小盒子放入兜里保管好。

   “好,等你。”从训练室外队员们陆陆续续走了进来坐到各自座位上带上耳机开始了新的训练。

  “好,训练时间到了吧,你训练吧,明天我就回去了,乖。”江波涛拉上行李,又摸索了一下兜里的盒子。

  “嗯,拜。”打完电话的周泽楷心情好了不止一倍。

  “队长是不是和副队打电话了,看身后的小粉花开的安全…”杜明戳了戳身边的方明华。

  “这我不知道,不过你要是再聊下去队长恐怕又要来找你了。”方明华打开关于训练灵敏度的软件训练了起来。

  “明,训练。”

   “是!队长!”

   第二天

  “欢迎副队回来!”

    “嗯,谢谢你们,赶紧训练吧。”江波涛一进到训练室就受到了热烈欢迎,“小周……出来一下好吗?”他走到周泽楷桌子前敲了敲桌子。

  “好。”周泽楷站起身,握紧了兜里的盒子。

  门外

  “小周”“江”

“你先说”“你先”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相同的告白

相同的盒子

相同的戒指

以及……

相同的狗粮

“终于在一起了,真不容易。”在训练室里从门缝里偷窥的几人组同时叹了口气。为他们队长和副队感到高兴,但,他们高兴的太早了。

“明,翔,启,加训。”

“不要啊!队长!”

“真是个好天气。”唯一没有被加训的方明华默默的笑了。